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园林博览会
2017-01-03 09:22
 一场大事件,总能推动所在城市的管理、市政、交通、市容、景观等多方面的提升。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园林博览会在昔日污染严重的武汉金口垃圾填埋场上,运用先进技术大幅加快垃圾降解,减少环境污染,并富有创意地把垃圾场改造成绿意盎然、风韵独特的园博园。这场园博会,对一个城市而言,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巨型园林群,更重要的是一个位于建成区的城市其“顽疾”借此机会被消纳并治愈。专题目录:
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园林博览会总体规划

武汉园博会之城市展园

大师园、创意园和国际园

武汉园博园植物特色空间营造

服务功能建筑:地域文化的实践

武汉园博会室内展陈理念:园林艺术展•绿色生活秀

武汉园博会公共艺术品设计制作

武汉园博园设计创新启示
依地就势形成气势恢宏的荆山特色专项规划       (1)生态修复、棕地利用——生活垃圾场处理        园区北部为原金口垃圾场,规划设计及建设中通过生态技术对深埋已久的生活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将变废地转为公园。按填埋堆体特征将垃圾填埋场分为四个分区,填埋Ⅰ区、Ⅱ区采用好氧修复,填埋Ⅲ区、Ⅳ区直接进行封场厌氧处理。整个垃圾生态修复工程不开挖任何垃圾堆体;垃圾场治理安全与景观并重,因地就势打造优美自然的坡地景观。
垃圾治理中(垃圾治理管道施工开挖场景)       (2) 空间织补、生态缝合——生态织补桥构建        场地连接的另一个特点在于生态连桥,园区三环线南北两侧拟采用2座跨越三环线的桥梁连接。桥梁选址分别位于园区内三环线的西侧和荆山景区横跨三环线段,连接荆山,构建生态联系:包括30米联通桥及220米联通桥。       (3) 雨水收集、循环利用——海绵园区体系        全园水系统设计,秉承“海绵城市”的内涵要求,分别从雨水的渗透、收集、循环、净化、利用、补充、溢流等所有环节,充分运用“海绵城市”技术,并结合景观要求进行生态化处理,使功能和景观相得益彰。体系共分为渗透、收集、循环、净化、利用、补充、溢流等七大部分。
盛世花谷夜景(梦幻花园)      (4)适地适树、四季繁华——植物体系        植物整体景观设计以绿色为底、山水为脉,依山就势,引入植物生态设计理念,模拟湖北各类型生境进行再构建,结合荆山的绿色复兴,楚水水岸花溪的营造,形成荆山八景、楚水四溪的特色景致。        全园植物,通过观花、观叶、观果植物的合理搭配,构建20余个植物群落。 在树种选择上强调具有代表性的地域特色植物,强调抗污染性,果树类,引鸟、招蝶品种的应用,形成凸显地方特色、生态群落稳定、四季繁花似锦的植物规划特色。而各类展园、展馆掩映其中,最终打造景观丰富的七彩园博。
09鹤岛+磨盘+石板+白矾石相结合的特色园路 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展园体系        全园展园共117个,其中国内城市展园(含港澳台园)82个、国际友城展园12个(室外10个、室内2个)、国际大师园4个、创意园9个、儿童园1个、市民花园7个、楚风汉韵园(湖北省武汉市共建展园)1个、杉杉湿地园(武汉市建展园)1个,分别展示“园林与生态科技、园林与人文艺术、园林与幸福生活”三大主题。      1)城市展园     武汉园博会城市展园中的传统园林均为人工山水园,涵盖了北方园林、岭南园林及江南园林三大类,共13个。北方园林恢弘大气。北京园的环廊已成为游人赏景、休憩的聚集地,轴线关系以南北向为主轴,东西向为次轴,两条轴线相交于中心环廊,呈中轴对称环抱之势。园中依托景致,配以楹联匾牌,描绘湖北、北京城市间情谊。
江南园林特色鲜明,充满浓浓书香气息。常德园以“善德文化”为空间精神线索,“桃花源”为空间形态线索,谱写了一首“初极狭,而后又豁然开朗”的空间序曲。
岭南园林可谓是诗情画意入生活,特色风光享自然。如广州园以“书画飘香岭南缘”为主题,是本类园林的代表之作。其表现岭南诗•书•画文化的内涵和书画飘香岭南缘的造园意境,体现岭南园林“求实兼蓄,精巧秀丽”的艺术风格。      2)大师园
亨利·巴瓦园——“深入花园”。深入花园一方面结合中国传统的文人文化,紧密和谐地与诗歌、书画艺术相关联;另一方面则运用西方规则式、几何式和轴线式的造园语汇来进行空间的塑造。对两种文化的借用和转化使深入花园成为一个独特而唯一的地方。
杰奎琳·奥斯蒂园——雾中芭蕾。花园是一个重要的感觉空间,在这里,你所有的感觉会被各种因素唤醒。鲜花盛开的颜色、植物与矿物质的对比、迷雾和木甲板,不同的形式提供了不同的使用价值——行走、坐立其上,躺下、游玩、攀爬,走在砂石及木甲板上的脚步声在植被中勾画出一幅美景:木质主景如丝带般欢唱着穿过树林。
詹姆斯•科纳园——月之园。月之园用现代手法重新演绎了这种特殊的景观元素:一系列“月之通道”分布在场地上,轴线从东西向逐渐转为南北向,形成月之通道、随时间变化定格展示的场所。这些分布的“月之通道”创造出一个充满选择和可能的空间。它并不规定一条明确的路线,但是通过不停地框景和提示,吸引人继续前进。
王受之园——缺园。该花园本意是希望园林设计能够有一个新的方向:第一,回归中国传统园林设计的围合、精致、典雅;第二,园林有趣、好玩。设计师考虑到生活中的普遍不完整性,也考虑到自己一向主张的做人做事应该“宁缺毋滥”,因此出现了“缺园”的原型:一个小型的江南庭院和一个英国式的迷宫叠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