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2.0时代的儿童景观空间
2017-01-03 09:29
 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产品已经由原先的1.0时代进入到2.0时代,产品1.0注重的是有和无的区别,而2.0时代则注重的是产品的优劣美丑。产品2.0被赋予更多责任。儿童景观活动空间在1.0时代的产品基本上是标配的幼儿设施(滑梯、跷跷板等),而如今新的儿童空间设计则需要兼具更多考量,比如注重儿童拓展和交往能力训练的一些设施,已在室内外设有多种类型的场地,并且价格不菲。很多父母节假日都会带着孩子排队来玩,对孩子们来说简单的“玩”却会成为家长们的负担。        景观产品更新的原点在哪里,是什么能决定2.0时代儿童室外景观设施的优劣美丑?儿童在室外的活动时间每天要多于两小时,户外活动与大自然更亲近,更能充分发挥发展儿童的天性。孩子们都不是均质的,而是多元的,作为设计师要做到的就是读懂孩子们的心。我们想从如下几个方面来讨论如何实现寻找符合儿童天性的景观活动空间:从设计立意出发,挖掘儿童天性对户外景观场地的要求 儿童总会带着好奇心去发现整个世界,即使在产品1.0时代简单的儿童娱乐,也会由儿童的一些天性再做开发利用,比方说滑梯因为高度和狭窄的特点,自然成为男孩子们愿意去攻占的至高点,即使设计师一开始并没有这个设计意图。我们要寻找儿童的天性,就要放弃掉很多成人的规则,比如限制,在孩子们心目中没有“禁区”的概念,就像被锁住的游乐场需要攀爬过一道又高又危险的墙,孩子们也一定有办法做的到是一样的。要实现新时代儿童景观设计升级,首先需要设计师抛弃禁锢思维,比如被评为世界上最酷的幼儿园日本蒙特梭利学校腾幼儿园的建筑师手冢夫妇,他们设计的出发点不为孩子们设置任何限制,室内室外并无“禁区”,室内环形通畅,孩子们常常跑着跑着又回到起点,这种自由开放的氛围对培养孩子们的好奇心、自信心、主动精神以及与人交往的能力都有促进作用(图2)。在我国有很多规范法规的限制,尤其对于幼儿园来说,这将做为另一个层面的讨论。        孩子们另一个特点是喜欢挑战,以及完成挑战之后得到相应的奖励。法国巴黎的Belleville 游乐场就利用了场地特色和这个儿童心理,整个游乐场建在一个陡坡上,公园建造者BASE景观设计事务所使用了一系列的设计元素,利用坡度做了一个大型的攀爬结构,各种各样倾斜的区域为孩子们的攀爬活动增加难度。孩子们挑战这些混杂的区域,当获得成功时,成就感爆棚。但是Belleville游乐场最吸引的地方位于该公园的最高点,只有当人们征服了该游乐场的其他设备才能到达这里:树屋。
       另外一种情况是景观本身就是有意思的孩子们会自发得去研究和探寻内在的意义,这也是父母们最希望的一种方式:寓教于乐。由Grant Associates公司设计的新加坡儿童花园(Jacob Ballas Children‘s Garden),是自然、科学、景观和艺术的结晶。这是一个专门致力于通过游戏去探索的儿童花园,也是亚洲的第一个儿童植物园。儿童花园的设计宗旨在于通过自然环境和各种娱乐设施,让孩子在花园里了解植物以及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使孩子学到更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儿童花园旨在培养年轻人对植物、大自然和环境的热爱。围绕着“地球上所有生命与植物息息相关(All Life On Earth Depends on Plants)”这一主题,花园设计独具匠心、互动有趣,12 岁以上的孩子能够发现植物是怎样为他们提供每日之需的。这个投资1000万美金所建造的儿童花园,一周内有六天是向大众免费开放的。        从儿童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大黄鸭之父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将一个浴盆里的小玩具放大到高16.5米、长逾19米,2013年,大黄鸭先后造访了德国、巴西、日本、英国、澳大利亚、中国等11个国家的14个城市。在大黄鸭所到之处,城市的感受和尺度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在大黄鸭天真的微笑中会让人产生一种快乐和开心的力量,巨大的城市变为环绕在浴盆之外的游乐场,就像霍夫曼自己所说:“我想让城市变小”。澳大利亚堪培拉国家植物园游乐场(Arboretum Playground)由澳大利亚著名的景观设计公司Taylor Cullity Lethlean所做,也充满了天真的想象,游乐场主题围绕着植物进行。你可以看到巨大的橡子小屋被挂在天空,“橡子”之间有管道连接,孩子们可以从这颗“橡子”爬进那颗“橡子”。“利用种子作为森林生命的象征,让孩子们和家人可以进入一个被放大的奇妙世界,启发他们的创造性。以上是借由夸张尺度的手法来实现设计的目的,而对于设计细节我们则需要带着人体工程学的概念来探索儿童景观的设计,甚至细分到去探究项目所在城市儿童身高比例和核实各项人体工程学数据。近 20 年, 儿童的身高增长飞快,2005 年的儿童平均身高标准已比 1995 年的提高了4 厘米,儿童身高标准每 10 年才会公布一次, 最新的标准据保守估计还会比上个十年提升2厘米以上。而与这些数据息息相关的设计行业,也需要做一些尺度上的更新。寻觅那些称得上是安全和好玩的材料儿童是通过视、听、嗅、味、触五种感官同时去探索世界的,因此任何一种能够拓展他们感官范畴的都可能成为设计的材料。而为了带来新鲜和刺激感,往往设计师们会绞尽脑汁的使用一些不同寻常的材料来丰富他们的体验和感受。另外户外环境的风吹雨淋,对材料的防腐防蛀耐腐蚀的要求较高。近几年一些可回收利用的材料更加受到设计师的青睐。比如日本东京西六乡轮胎游乐场(Nishi Rokugo Park)废旧轮胎出现在游乐场里并不罕见,这里把轮胎用到了极致,还是令人不得不惊叹。恐龙、怪物、桥、滑梯和秋千都是由成千上万个汽车轮胎构成,周围还散布着轮胎,供孩子和父母堆叠、滚动、跳跃和攀爬,尽情地玩耍。
       另一个案例是荷兰Wikado儿童活动场((Wikado recycled Playground))是利用了荷兰最具特色的回收的发电风车(wind turbine)侧翼的切割和改装而来。是具有地域色彩又兼具脑洞大开而带来新奇感受的一个设计项目。        有益的设计尝试:在摸索中探寻2.0时代的儿童景观我们都觉得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实际上国外的东西照搬照抄过来往往水土不服。相关的规范规定对于儿童活动空间有着诸多的安全限制,虽然景观设计的防火和疏散要求不如建筑设计要求的那么严格,但往往设计师难以背负不符合规范的事故责任。另外新型材料的运用往往因为超越规范而没有相关做法,既在图纸设计阶段增大了难度,又同时需要设计师、结构工程师、施工方三方共同探索。有些游乐设施会涉及到产品外包的厂家,景观设计师能控制的部分更少之又少。因此我们只将现阶段的探索称之为有益的尝试,在尝试中失败,在尝试中摸索和前进。北京金宝国际幼儿园改造是工作室2014年完成的项目,这个项目的顺利实施需感谢金宝董事长吴心峰先生的高瞻远瞩和大力推动,虽然最终由于各种原因只建成了一小部分甚为遗憾。在与业主的接触之初,设计师的敏感的觉察到他们要的绝对不是1.0时代的产品,而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要求跟他们的教学理念又非常一致,他们追求孩子们在户外的有益探险精神,不注重过度保护,而注重开发儿童的天性和协作。因此在景观设计目标上我们提出拒绝普通的设计,去寻找适合儿童天性和富于创造力的安全牢固的景观。提倡在现状幼儿园基础上整合资源充分利用空间,划分游戏区域,依据设计任务书和设计区域的划分,在满足手脑并用的开发模式上,布置游戏功能和设施。探索运用新型材料和做法,尽量满足材料的安全性和舒适性。        北京金宝国际幼儿园景观占地面积约为5千平米,分为南北两个院落。室外游乐设施仅有一组大型活动玩具,一个室外游泳池和一个沙坑,和符合幼儿园规范要求的一百米跑道,由于现状植被稀少,主要的活动区域在夏季暴晒。现状照片如图。我司拿到设计任务书之后依据设计文件首先对场地进行了核尺。然后将场地划分为九个功能区域,功能划分好之后场地可自然形成三种跑道形式可供孩子们不同的竞技需要。对大型活动场地模拟日照关系,以膜结构解决曝晒问题,结合活动场地的落柱占位条件对厂家柱距和张膜范围给出建议。并以埋藏在微地形中的水泥管道链接主入口和大型活动这两个区域。运用废旧轮胎设计为多种游乐设施,轮胎高地成为木桥探索区的占领至高点,两种铰接方式形成的轮胎秋千和供孩子们钻爬的轮胎球。设计实施之后的遗憾,一个是最终没有全部实施;一个是由于设计师和工程师对于超越设计规范部分做法的不确定,造成某些设计节点的粗壮;一个是由于某种原因缺少了设计交底环节,造成一些设计和施工上的偏差;还有一个是施工单位某些细节未按图施工,形成一些细节缺失,比如轮胎秋千绳索的设计上设计师经过几轮探索针对北方的气候用的是包塑钢丝绳,而最后施工完成后还是用的传统的O型铁链。结语随着互联网+时代车轮滚滚,新型儿童景观活动空间对于设计的优劣美丑又有了新的高度和要求,从设计立意开始需要设计师解放自身思维模式,与其说是去寻找符合儿童天性的设计,不如说是找回一颗童心,并真正用儿童的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以儿童的视角,儿童的尺度来感知景观的场所。以新材料提升设计的趣味,所有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可回收利用、绿色环保、能满足儿童五官感受的都是好的材料。但同时新的方式对景观设计师是极大的挑战,既挑战传统的设计规范规定,又挑战设计的做法施工,需要更多有益的创新和尝试,以及整个景观设计系统性的推进。